随着医疗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乡村医生所面临的问题正在逐步得到解决,但关于乡村医生的资质认定、执业资格考核等问题依然比较突出,直接影响着乡村医生队伍的稳定及可持续发展。为此,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哈尔滨第四人民医院老年病科主任高广生建议,制定符合乡村医生行医特点、注重实践经验和临床效果的评价考核体系,与城市医生的评价考核体系相区分,独立设立。

      上市公司海南海药于3月9日发布公告,拟募集17亿元投入远程医疗服务平台项目,形成集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于一体的“大健康产业” 业务体系。

      公告称,远程医疗服务平台项目基于云计算与云存储技术、物联网技术、移动互联网技术、远程医学诊断与监测分析技术,集成软件系统、医疗设备物联网终端和优质医疗资源,将建设远程心电诊疗平台、远程B超诊疗平台、远程DR诊疗平台、远程病理分析平台、远程会诊平台、远程药学服务平台、远程医疗教育平台、云平台后台服务支撑体系等,为基层医疗机构提供远程诊断诊疗服务,促进省级医疗技术资源下沉,有效提高基层医疗机构专业技术水平和服务能力。

    最近针对个险市场的Oscar Health公布了2015年在其展开业务的纽约州和新泽西州亏损高达1.05亿美元,而2015年的净保费为1.27亿美元。去年11月份,UnitedHealth就曾表示公司可能在2017年推出保险交易所的个险业务,因为保险的理赔率超过预期,2015年和2016年的损失可能达到6.5亿美金。

    在互联网医疗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同时,充满了不确定性的宏观政策成为悬在创业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正是这种未知,让互联网医疗领域的创业充满了风险和刺激。2016年,哪些政策在牵动着从业者的心?

    最近,各大媒体都在报道医院号贩子的事情,各地的卫计委也纷纷发力,发出各种大招打击号贩子。在打击号贩子这件事上,无论是媒体,政府相关部门,医疗机构,医生还是普通老百姓,大家是同仇敌忾,口径一致,行动一致,打个漂亮的胜仗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打击了号贩子,好专家的挂号难问题就解决了吗?你就能保证过了风头以后号贩子不会死灰复燃吗?打击号贩子看上去像是一个技术问题,其实背后更多的制度问题和体制问题,值得我们反思。

    据《日本经济新闻》3月9日报道,日本东芝公司于今日召开董事会并最终决定将旗下东芝医疗系统公司出售给佳能公司。

    据悉,佳能公司提出的收购报价为70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05亿元)。

    此前有消息称,参与投标的有3家,包括佳能、富士胶片、柯尼卡美能达与英国投资基金的联合体,而富士胶片被认为是佳能的强有力竞争者。

    两会还没结束,诸多消息就开始满天飞。

    仔细看了一些记者收集的信息,感觉很有意思,就简单的做个评论。

    至于医疗方面和医改方面的我们暂且不做评论,资料全一点在评论,笔者史立臣只是就医药业内的代表议案做简单的探讨。

      就在“两会”代表还在热议分级诊疗该如何落地时,四川全省27个区县的医院已经悄然实现了分诊、转诊。

      3月9日,记者从四川卫计委了解到,其与海思达科技开发有限公司、阿里云计算有限公司正在合建“四川省远程医疗云”,计划将整个四川183个区县的近7万乡、村、社区的卫生信息系统全面上云。这意味着四川8400万人口大省将享受到公平的医疗资源,四川可以在全省范围内灵活的开展分级诊疗和远程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