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信息化

  e医疗邀请北京儿童医院信息中心主任孙宏国、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信息处主任朱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信息中心主任田宗梅评价掌上医院App三种开发模式的优势与劣势。

  掌上医院App发展到今天,大体出现了三种开发模式,一是由医院自主开发的模式、二是由第三方技术公司定制开发的模式、三是由厂商免费为医院提供类似于平台的模式。虽然这些掌上医院App的开发模式不尽相同,但究其用途来说大致相似——提供预约挂号、检验检查报告推送等功能。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样的掌上医院App能长久生存下去? e医疗邀请山东省立医院信息网络中心主任包国锋、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信息处主任朱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信息中心主任田宗梅等专家共同探讨。

  青大附院信息管理部开展探索适用的运维管理工作已经有15年的历史。我们自主开发了基于事件管理的运维平台,所有日常产生的维修事件都由工程师在系统中填好工单,便于日后统计和监管。信息管理部门内部设置服务台岗位和外服岗位,分工合作。服务台岗位主要负责接听电话、远程处理和调度,外服岗位根据服务台安排去故障现场解决问题。这样的模式解决了来电不接互相推诿的现象,是后来服务台模式的雏形。(来源:e医疗2015年10月刊)

  从2012年开始,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完成了移动医疗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各院区所有病区和急诊留观区域的无线网络覆盖,开始了移动医疗应用建设。移动医疗实现了医院业务的闭环管理,打通了医生站、护士站到病床之间最后的信息通道,能够全流程掌控就诊患者的信息,大幅度降低了医疗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差错,提高了医疗质量;医生和护士能够随时随地的了解到患者的病情,提高了医疗效率。(来源:e医疗2015年10月刊)

  医院信息化起步大多是先落地于门急诊,继而推广至全院。随着应用的深入,信息化逐渐呈现专科化、智能化。但是基于急诊专科化特点的信息化建设一直处于被忽视的位置,未能对急诊工作形成有效支撑。近年来,急诊医学对信息化的呼声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受到医院信息化专家包括急诊专家的关注。急诊信息化的目的是通过建立全流程支持的信息采集及共享系统,对各种资源进行有效整合,提高医护人员工作效率,使患者及家属免于往返奔波,尽量缩短患者的无效移动和等待时间,尽最大努力挽救患者的生命。

  急诊,一直都是北京市大型三甲医院的一块特殊地带,永远都充斥着紧张、忙乱的气息。北京宣武医院的急诊科更是以面积小、就诊患者多而著称。美国医疗卫生信息与管理协会(HIMSS)专家,克利夫兰医疗集团副医疗信息官罗伯特·怀特在该院的HIMSS现场认证结束后总结时曾提到:“宣武医院的急诊科是我见过最忙碌的急诊科,让我想起了我实习时的情形。”如此忙碌的急诊科,近几年来却没有出现一例重大医疗差错和用药错误,急诊信息系统在其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对于医院来讲,门诊和住院的差异意味着部门分工和流程制定,例如挂号就诊和入院登记、处方取药和医嘱摆药、先交费后治疗和预交费、实时计费和划价计费,这些工作分别由不同的业务部门负责,业务流程和处理方式大不相同,对于支持这些流程的信息系统来说也有着本质上的差别。301医院使用的“军卫一号”系统,从底层数据结构上区分了门诊和住院,在信息流上走了两条不同的路线。近年来,急诊科考察了一些大型医院的几个案例,这些案例各有特色,有的专注于分诊,有的专注于流水,但是没有一个完整的成熟案例能够满足急诊科的整体需求。由于上述这些原因,促使医院决定自己开发一套急诊系统,这个任务由急诊科和计算机室合作完成。

  日前,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宣布:北京市属22家医院“一站式后勤服务中心”建设全面完成。该中心是北京市医院管理局探索医院后勤管理改革的一项全新举措,医务人员只需拨打一个电话或点击一下鼠标和手机,即可解决院内综合维修、膳食咨询以及应急保洁等后勤服务问题,并可以时时查询事件处置过程并对服务效果进行评价,有效解决了以往后勤保障和服务问题反映涉及部门多、处置效率低、监管不到位等问题。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信息化建设与应用中成效显著,但如何运用好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思维仍然是医院院长们共同面临的重大课题。从2010年开始陈肖鸣兼任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致力于探索信息化条件下的流程再造和医疗服务模式的创新,主动求变、自我颠覆,努力寻找传统公立医院应对时代挑战的道路,取得了初步成效。在此,将陈院长在指导医院信息化建设中的体会分享给大家,供参考。

  在医疗控费和分级诊疗的大背景下,利用互联网技术来推动分诊日益受到关注,而在这其中,尤其以网络医院的发展最为迅速。以广东二院为代表的网络医院模式获得了较快的扩张,该网络医院已经与国内排名前20名的连锁药企签订了合同,意向完成50000家药店的签约;在广东省全部21个市、120个县区建立了接诊点,已建立接诊点1500个、培训运行1000个。

  表面看来,让病人通过远程的方式也能看三甲医院医生的模式能快速将病人回流到基层,从而带动基层医疗的发展并进而解决医疗费用增长过快的问题。但这一模式内在有着无法消解的悖论,而这一悖论又将完全消解模式本身。